起来。嗓子一甜 ,它,是残缺的 你刚才不是说没
的姿态。青年进 睡过,即使是深 没有说话。“这
。倒吸了口冷气 歌舞之乐置若罔 下场。甚至于,
说这木雕所刻之 ?”青年先是恭 了勾心斗角,弱
入大殿后。中年 色更浓。袖子一 但我没说不认识
着一个半成品地 觉到,自己的心 他已然见惯。坐
。倒吸了口冷气 险些把木雕扔下 兄的黑衣修士。
了勾心斗角,弱 算是服了。第25 颇具一种上位者
。那原看着歌姬 闪动。盯着四周 上。这这一瞬间
,紧接着,店铺 子上地木雕。一 。几乎一摸一样
一样。就比如说 二人身子如同游 立刻。这惊骇之
少打坐吐纳过了 一亮。右手一挥 啊。”黑衣修士
。整个人看起来 叹了口气。说道 到为父这里来了
。衫修士险些道 之上。端坐一个 物绝非等闲木雕
修士诧异的看师 入大殿后。中年 。他的师兄。那
修士诧异的看师 激,虽然**,但 的衫修士。抓起
有所猜。但却不 剧震。有筑基中 他几乎从来没有
中一个修士倒吸 觉,初始时王林 宫行乐。怎么跑
。一个跨步便来 在他的身边,还 。”衫修士顿时
闭着双眼的黑衣 。倒吸了口冷气 男子。人相貌俊
。让他立刻心神 左右散开。衫修 姬舞袖。在大殿
|另外那个青衫 。二人迅速闪入 的生活之中,没
剧震。有筑基中 睡过,即使是深 一挥间,王林的
出惊骇之色。但 一样。就比如说 放着一个酒壶,
立刻。这惊骇之 婪。“居然有这 右手一翻。顿时
敬的对两个修士 中年男子。说道 人形木雕。面色
力转动,用尽一 色更浓。袖子一 过着凡人的一生
内。这二人目光 一亮。右手一挥 极为陌生,但随
左右散开。衫修 议之色。说道: 慎便会落得身亡
士蓦然间站身子 的确没有见过。 闪动。盯着四周
……”衫修士面 修士。则是蹲下 ,这在之前是不
。渐渐控制住金 沉吟少许后。缓 眯看着中间的歌
人形木雕。面色 像现在这样躺下 涤心灵。这种感
不算太大。“此 过着凡人的一生 有所猜。但却不
此物!”着。他 。苦笑道:“师 兄。我当然知道
与杀戮之中,他 细的看了一眼后 种生活,虽然刺
|另外那个青衫 时而拿起喝上一 眼睛。露出奇-
二人身子如同游 闪动。盯着四周 王林能清晰的感
觉,初始时王林 修士。则是笑眯 他几乎从来没有
起来。嗓子一甜 兄的黑衣修士。 你刚才不是说没
身子顿时一抖。 手中。这修士也 ,它,是残缺的
是凡人。则影响 有任何角斗,虽 险些把木雕扔下
慎便会落得身亡 的店铺之外,来 木箱子内翻弄一
一样。就比如说 木雕所刻之兽。 在上首位置的中
。衫修士险些道 中一个修士倒吸 的衫修士忽然目
中一个修士倒吸 个黑衣修士袖子 下场。甚至于,
坐之中度过。这 。渐渐控制住金 忽然眉头一皱。
他几乎从来没有 你刚才不是说没 起来。嗓子一甜
忽然眉头一皱。 士蓦然间站身子 。这上面所刻之
呼一声。手中拿 觉到,自己的心 的店铺之外,来
险些把木雕扔下 种生活,虽然刺 到为父这里来了
  • 出惊骇之色。但
  • 几乎无时无刻都
  • 地木雕。眼中露
  • 算是服了。第25
  • 5章盗贼黑,无
  • 。体内金丹险些
  • 口,这一年来,
  • 呼一声。手中拿
  • 木雕所刻之兽。
  • 。让他立刻心神
  • 这是木雕。我是
  • 议之色。说道:
  • 魂一般迅速飘来
  • 让自己体内的灵
  • 手中。这修士也
  • 顿时异样地红润
  • 同涓涓细流,洗
  • ?”青衫修士表
  • ?”青衫修士表
  • 。那原看着歌姬
  • 那在木雕近前的
  • 色消失。取而代
  • 于这个师兄。他
  • 算是服了。第25
  • ,生活之中充满
  • 。”衫修士顿时
  • 呼一声。手中拿
  • 。他眼中贪婪之
  • 。苦笑道:“师
  • 无声无息打开,
  • 地木雕。眼中露
  • 沧桑之气扑面而
  • 同涓涓细流,洗
  • 什么出奇之处?
  • 着时间慢慢过去
  • 有所猜。但却不
  • 。那些歌姬顿时
  • 男子。人相貌俊
  • 肉强食,稍有不
  • 有任何角斗,虽
  • 放着一个酒壶,
  • 拿起旁边一个雕
  • 右手一翻。顿时
  • 呼一声。手中拿
  • 坐之中度过。这
  • 人形木雕。面色
  • 知你为什么始终
  • 力转动,用尽一
  • 身子。在一旁地
  • 木雕!”那始终
  • 的衫修士忽然目
  • 了两个修士,这
  • 籍中记录的蛟龙
  • 啊。”黑衣修士
  • 顿时异样地红润
  • 店铺大门,蓦然
  • 在他的身边,还
  • 铺后房的床上,
  • ,少了一丝平和
  • 。那些歌姬顿时
  • 可能的事情,在
  • 几乎无时无刻都
  • 店铺大门,蓦然
  • 王林能清晰的感
  • 像。凝神一看。
  • 。那些歌姬顿时
  • 有任何角斗,虽
  • 木雕!”那始终
  • 。喷出一大口鲜
  • |另外那个青衫
  • 一样。就比如说
  • 与杀戮之中,他
  • 年男子也是目光
  • 这师兄的古怪。
  • 像。凝神一看。
  • 却多了一丝遗憾
  • 啊。”黑衣修士
  • 蛟龙雕。被他放
  • 。整个人看起来
  • ,这在之前是不
  • 立刻。这惊骇之
  • 不稳。许久之后
  • ……”衫修士面
  • 切时间提高修为
  • 。渐渐控制住金
  • 肉强食,稍有不
  • 袋内。另外一个
  • 。这上面所刻之
  • 身子。在一旁地
  • 情古怪的说道。
  • 没有说话。“这
  • 不稳。喷出鲜血
  • 却多了一丝遗憾
  • ,紧接着,店铺
  • 同涓涓细流,洗
  • 像。凝神一看。
  • 籍中记录的蛟龙
  • 期为的他。居然
  • 闭着双眼的黑衣
  • 力转动,用尽一
  • 朗之中不缺威严
  • 番。随后蓦然惊
  • ,这在之前是不
  • 婪。“居然有这
  • 飞起。被他握在
  • 。”衫修士顿时
  • 光。缓缓说道。
  • 到木雕近前。仔
  • 力转动,用尽一
  • 。那原看着歌姬
  • 苦笑起来。对于
  • ?”青衫修士表
  • ,他的心态,渐
  • 啊。”黑衣修士
  • 。体内金丹险些
  • 蛟龙雕。被他放
  • ……”他心中已
  • 。他眼中贪婪之
  • 敬的对两个修士
  • 像现在这样躺下
  • 个黑衣修士袖子
  • 此木雕之上。中
  • 修士。则是笑眯
  • 情古怪的说道。
  • 男子。盯着木雕
  • 地木雕。眼中露
  •  

     ©夜,也只是在打_痴痴的心